您的位置:首頁(yè) >財經(jīng) >

胡錫進(jìn)炒股值不值得認真報道?有助于打破信息不對稱(chēng)

2023-07-03 15:03:21 來(lái)源:第一財經(jīng)

經(jīng)歷了高速發(fā)展時(shí)期后,面對環(huán)境的巨變,財經(jīng)媒體雖然仍在媒體中領(lǐng)跑,但整體的力度、銳度不可避免地受到了影響。

7月2日,在第一財經(jīng)與復旦大學(xué)新聞學(xué)院聯(lián)合主辦的“與改革開(kāi)放同行:2023財經(jīng)媒體發(fā)展論壇”上,五位財經(jīng)媒體負責人圍繞“市場(chǎng)化財經(jīng)媒體的責任和使命”展開(kāi)了深入探討。

數字化就能解決轉型的問(wèn)題嗎?

在互聯(lián)網(wǎng)的大趨勢下,數字化一步到位就能解決媒體的轉型問(wèn)題嗎?

對于第一財經(jīng)總編輯楊宇東提出的這個(gè)問(wèn)題,界面財聯(lián)社總編輯張衍閣給出了自己的回答:除了數字化,還要市場(chǎng)化和專(zhuān)業(yè)化。

他認為,在公共屬性之外,財經(jīng)媒體同時(shí)具有另外一層非常重要的財經(jīng)專(zhuān)業(yè)屬性。而市場(chǎng)化媒體首先是市場(chǎng)中的一個(gè)角色,本身就是市場(chǎng)化的,“要通過(guò)服務(wù)用戶(hù)(客戶(hù))在市場(chǎng)中找到飯吃,幫客戶(hù)創(chuàng )造價(jià)值,本身就是市場(chǎng)經(jīng)濟中的角色、內在的組成部分”,同時(shí)報道的對象也主要是市場(chǎng)化主體。另外在特殊的轉型年代,需要財經(jīng)媒體更多地呼吁建立市場(chǎng)化的倫理,尊重契約精神、尊重法治精神,大力弘揚企業(yè)家創(chuàng )新創(chuàng )業(yè)的精神。

關(guān)于專(zhuān)業(yè)化,國際金融報社總編輯徐沖提出,要把專(zhuān)門(mén)化和專(zhuān)業(yè)化分開(kāi),“專(zhuān)業(yè)在某種程度上是一種智慧、能力,專(zhuān)門(mén)更多是一種職業(yè)安排,把這些概念理清楚以后,就知道我們的專(zhuān)業(yè)化之路怎么走”。

楊宇東坦言,中國媒體在很多專(zhuān)業(yè)運用上為社會(huì )提供專(zhuān)業(yè)解答,還做得遠遠不夠,并不是說(shuō)財經(jīng)媒體是專(zhuān)業(yè)的就一定能拿出專(zhuān)業(yè)的財經(jīng)報道,而是一定要找到專(zhuān)業(yè)的人,通過(guò)專(zhuān)業(yè)的方法把一件事情講清楚、講透徹。“即便是專(zhuān)業(yè)媒體,在說(shuō)專(zhuān)業(yè)化的同時(shí)也要認真想一下專(zhuān)業(yè)度有多深、多足,這確實(shí)是很大的挑戰”。

胡錫進(jìn)炒股值不值得報道?

“我出一個(gè)現場(chǎng)的考題,‘胡錫進(jìn)炒股’這個(gè)題目,作為總編輯(的你們)會(huì )不會(huì )認真地做?”楊宇東在現場(chǎng)提出的這個(gè)“現場(chǎng)考試”背后,是流量導向還是內容導向的價(jià)值取向與現實(shí)選擇。

新浪財經(jīng)CEO鄧慶旭給了肯定的回答。他解釋說(shuō),胡錫進(jìn)作為有影響力的大V,評價(jià)炒股能夠影響到?jīng)Q策層和市場(chǎng),因而必定會(huì )打破信息不對稱(chēng)的行為。所以“胡錫進(jìn)炒股”并不是社會(huì )新聞,而是財經(jīng)新聞,“一個(gè)有影響力的社會(huì )人談財經(jīng)事件是個(gè)財經(jīng)新聞,一個(gè)財經(jīng)人做社會(huì )事情也可能是”。

鄧慶旭提出,“只要有助于打破信息不對稱(chēng)的就是我們喜歡的,打破信息不對稱(chēng)的財經(jīng)領(lǐng)域是有助于人們的投資行為、消費行為,這是我們喜歡的”。對應而言,標題里有“震驚”、“突發(fā)”和感嘆號這種波動(dòng)劇烈的新聞,是他們所不喜歡的。“一旦遇到這樣的新聞,我們認為是不專(zhuān)業(yè)、不嚴謹的,即使很多讀者容易受這種情緒感染,但讀者長(cháng)期會(huì )用腳投票,短期可能受震驚點(diǎn)進(jìn)去,長(cháng)期一定是摒棄的”。

在張衍閣看來(lái),這也是財經(jīng)新聞。因為知名人士的言論中表現出某種傾向性或者某種偏好,是有可能為人所借用,從而影響市場(chǎng)的。不過(guò),好的內容永遠是稀缺的,特別是在當前自媒體或社交媒體時(shí)代,尤為稀缺。從專(zhuān)業(yè)的價(jià)值上來(lái)講,由于財經(jīng)媒體在公共性之外還具有專(zhuān)業(yè)價(jià)值,因此對于公司、機構的工具性?xún)r(jià)值的空間也是巨大的,這和流量的關(guān)系并不大,“直接作用給你的決策和投資,更加直接地創(chuàng )造價(jià)值”。

拋開(kāi)上述具體話(huà)題,財新傳媒編委蔣飛提出,新聞媒體的報道一定會(huì )對政策產(chǎn)生影響,而一個(gè)治理體系的構建也必然希望有一個(gè)良性的輿論環(huán)境。

他以最近《中國新聞周刊》報道的“山西瞞報礦難的情況”為例,認為即便在社交媒體泛濫的環(huán)境下,蠻多深層次的矛盾仍需要傳統媒體、機構媒體在社會(huì )監督角度做一些貢獻,把事實(shí)發(fā)掘出來(lái)。特別是在財經(jīng)領(lǐng)域,很多事情看上去和實(shí)際情況非常不一樣,而且很多風(fēng)險有延后性,更需要財經(jīng)媒體對于這些問(wèn)題不斷保持瞭望哨的作用,發(fā)揮守夜人的責任。

“20年前,財經(jīng)媒體剛剛蓬勃生長(cháng)的時(shí)候,那時(shí)感覺(jué)全世界都是我們的,那是一個(gè)極速成長(cháng)的時(shí)代。但近年來(lái)生存環(huán)境發(fā)生了特別大的變化,技術(shù)、商業(yè)、社會(huì )大環(huán)境的困擾,財經(jīng)媒體還沒(méi)長(cháng)大,就面臨疾風(fēng)驟雨。”楊宇東總結說(shuō),“需要堅信的是,社會(huì )對財經(jīng)媒體的需求依然不變,甚至更大,我們有責任、有使命去滿(mǎn)足需求,不要忘記自己為何而出發(fā),在擁抱新技術(shù)、新表達的同時(shí),不要被異化。”

標簽: 胡錫進(jìn)炒股值不值得認真報道 打破信息不對稱(chēng) 流量導向 內容導向

相關(guān)文章

編輯推薦